小陽的頭髮已經長出來,頭上的手術疤痕仍很明顯
  家長不滿校方暫停墊付醫葯費;校方稱已墊付43萬元,擬與家長簽訂協議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李雯潔攝影報道:9歲原本該是在學校讀書的年齡,可是小陽(化名)卻因為一次意外導致整個家庭都脫離了原有的生活軌道。今年1月份,小陽在學校午休時從二層床鋪上摔落,顱內出血,當晚做手術時曾休克18分鐘,半個月之後才脫離生命危險,目前部分腦組織壞死,右手、右腳無力,需要每天到醫院接受康復治療。番禺仲元實驗學校暫停墊付其醫葯費,家長表示不滿,校方稱已墊付43萬元,擬與家長簽訂相關協議。
  事件:
  上鋪摔下,顱內出血
  昨日下午2時許,記者來到番禺區金海灣小區。小陽的媽媽韓女士一臉愁容,說起小陽出事的經過眼泛淚光。據介紹,今年1月9日中午,韓女士正在家中煮飯,小陽的班主任打來電話,稱小陽在午休時從床上摔下,“班主任說校醫檢查過沒什麼大礙,但是總覺得有些不妥”,韓女士連忙趕到家對面的學校。
  剛到學校門口,韓女士就見到班主任帶著小陽出來。“他一下子就癱在我的懷中,我仔細看過,他的頭腫了個大包,其他都正常,”韓女士說,“老師說小陽在床上和同學玩扔枕頭,在接枕頭的時候從床上摔下。”放心不下的韓女士急忙帶著小陽到醫院做檢查。
  當天下午1時許,母子二人去到醫院,照了CT之後,在急診室等待結果時,小陽突然吐血,“CT結果出來是顱內出血,需要馬上做手術,”
  韓女士說,“被推進手術室時,小陽雙眼有些翻白,後來醫生說,進手術室之後小陽出現18分鐘休克,心臟複蘇成功之後才進行手術。”
  當晚10時許,醫院向韓女士表示,小陽開始出現器官衰竭的狀況,要麼在手術室等,要麼轉院去南方醫院,但在一個小時的車程中,如果出現情況會很危險。經過權衡,韓女士選擇轉院,“轉到南方醫院後,做了幾次手術,大約到1月25日,才完全脫離生命危險。”
  韓女士忍不住哭出來,“太嚇人了,那段時間我們最怕聽到病房儀器的聲音響,一響就得馬上叫醫生過來。”小陽轉院兩次,最後轉到珠江醫院。 編輯:健龍
   1
  家長:
  辭工陪護,致力康復
  小陽出事後,韓女士夫婦辭去工作,專心陪伴小陽,現在每天上午帶小陽到醫院進行康復治療。
  “小陽剛開始話說不出來,只會唔唔唔的,”韓女士說,“接受康復治療之後好了很多,他的情況是‘找詞障礙’,我們每天都要拿著以前的照片給他看,幫他回憶以前的事情。慢慢地,他認得我是他媽媽了,會簡單地說話了。”韓女士說,小陽的部分大腦組織已經壞死,“接下來的一年,是最重要的康復期。如果順利,小陽能恢復到出事前的七八成”。
  學校方面一直墊付小陽的醫葯費,8月份,韓女士突然收到班主任的一條短信,短信稱由於小陽轉到珠江醫院之後所產生的費用不屬於醫保範圍,故將不再墊付醫葯費,希望雙方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。“一個月的康復費用就高達4萬元,我們現在沒工作,完全負擔不起,”韓女士說,“學校開始口頭承諾會出醫葯費,直到小陽康復,怎麼說反悔就反悔呢?我們也沒錢請律師。”
  學校:
  暫停墊付,擬簽協議
  記者隨後來到番禺區金海岸大道的番禺仲元實驗學校,相關負責人表示,小陽午休原本是睡29號床的,出事前,他從29床跳到相鄰的床,再跳到25號床和同學扔枕頭玩耍,12時30分時,從25床上鋪摔下,五分鐘之內,生活老師發現之後,帶小陽去醫務室,並通知家長過來。
  “我們盡到責任了,目前墊付了43萬元醫葯費。可是,小陽轉到珠江醫院之後所產生的康復費用是醫保不能報銷的,我們只能先暫停墊付。”相關負責人表示,“前天,我們跟家長及教育局一起協商,我們這邊同意支付8月、9月的費用3萬元,希望在這段時間跟家長協商簽署一個墊付協議。”根據協議內容,此次意外傷害事故的責任認定由法院最終裁定,等法院劃分責任比例和確認最終賠償額後,醫葯費以多除少補的方式進行結算。記者看到,校方初步擬定的協議是暫按12個月及2014年9月1日至2015年8月31日止,每個月提供3萬元治療費用。
  (報料人陳先生,三等獎100元)編輯:健龍
  (原標題:廣州一名9齡童校內午休跌落床 腦受傷一度認不出媽媽)
創作者介紹

手球

pp56ppru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